考古学家谈鉴真东渡遗址发掘始末

 成功案例     |      2019-04-04

  中新网苏州4月3日电 (记者 钟升)3日一早,南京博物院考古所副所长周润垦来到了苏州张家港田间的黄泗浦遗址。纷飞的尘土中,工人们正在开始一天的发掘工作。3月29日,周润垦担任负责人的黄泗浦遗址成功入选2018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如今的黄泗浦地区只是一片平凡无奇的江南乡野,在日本真人元开撰写于公元779年的《唐大和上东征传》中却记载:“(鉴真和尚)从龙兴寺出,至江头乘船……乘船下至苏州黄泗浦……(十一月)十五日壬子,四舟同发”。日本的美术史学家安藤更生认为:“黄泗浦不仅是鉴真,也是迄今唯一可以知道的遣唐使船舶出发和到达点的遗迹”。然而,现在的黄泗浦地区距离长江约有14公里,附近没有大河通往长江,人们并不知道这个黄泗浦是不是史料中作为鉴真东渡出发地的黄泗浦。

  2008年,南博考古所所长林留根在黄泗浦的一个水塘边意外地发现了一块晋代的瓷片,随后更多的唐宋时期瓷片被发现。考古队开始进驻黄泗浦,希望在这里揭开鉴真东渡起航地的秘密。

  周润垦表示,挖掘工作从一开始就不是一帆风顺的。“2012年时,我们已经挖掘出了一定规模的遗址,但并不能确定遗址的身份。当时不知道接下来要去哪里发掘。书上记载的停泊了遣唐使船舶的港口在哪里?鉴真住的寺院又在哪里?心里完全没有底”。

周润垦在介绍发掘出的古河道遗址。 钟升 摄 周润垦在介绍发掘出的古河道遗址。 钟升 摄

  困惑之时,林留根所长给出了新的方向。他认为:“既然黄泗浦港能停下4艘遣唐使的大船,那么规模肯定不小,只要找到了码头遗址和人工开凿过的河道,就能确定这里就是史书中的黄泗浦”。

  “考古发现从来就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我们都是在地上朴实地挖和找。赔了钱去挖但是没挖出东西怎么办?我们挖了这么久没有突破性进展,大家非常灰心,但还得挖下去”。林留根回忆,当时他对周润垦下了死命令,“抱着破釜沉舟的信念去挖”。

  顶着雨季工地的不断塌方和积水,2018年,有着人工开挖痕迹的黄泗浦古河道终于显露出庐山真面目,林留根和周润垦长舒了一口。通过与史料比对,专家们认定,这里就是《唐大和上东征传》中记载的鉴真第六次东渡起航地。遗址的发现为研究鉴真东渡提供了新的考古学资料,出土文物也对研究唐代对外交通史、寺庙建筑、港口遗址等具有很高价值。因为意义重大,经专家审定,黄泗浦遗产被选为2018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

  周润垦没有在喜悦中沉浸太久,随即投入了新的发掘工作之中。他说:“虽然遗址入选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非常高兴,但发掘工作还没有结束。鉴真大师东渡历经5次失败才成功,我们也得继承他____的精神,以更多的成果告慰大师在天之灵”。(完)